咨询热线:400-0971496

产品中心Services

21点上市公司中的“潜力股”在哪里?数据显示长

  这既是中国1亿多股民发自心底的疑问,也是众多专业投资机构操盘者在进行价值投资时需要自省的问题。

  这个问题该如何解答?近日,特许公认会计师公会(ACCA)与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在上海联合发布的《中国企业未来100强》(简称“《未来100强》”)榜单似乎给出了一个不错的答案。“这个榜单不仅是让大家看到投资机会,更是为了寻找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驱动力。”榜单研究团队成员、香港中文大学会计学院教授张田余表示。

  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很多,但作为市场的主体,企业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在《未来100强》中,研究者通过11个指标为2691家在海内外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绘制了一张“平均脸”,以此来判断它们在驱动经济发展的“选美”舞台上是否具备优势。

  其中,企业规模(销售收入)、成长性、收益率、盈余质量和现金流5个指标主要评价企业的历史业绩;研发投入、投资指数、资本支出、海外战略、行业前景和新闻舆情6个指标主要评价企业的未来成长性。

  “对公司的评价体系应该建立在对历史业绩与未来成长性两个层面的分析基础之上,二者缺一不可。”张田余指出,公司历史业绩代表了公司过去经营的成就,是市场对公司业务、公司战略以及商业模式的认可,是公司未来成长的基础。不过,虽然历史指标对公司未来的成长也有一定的预测性,21点但仅仅考察历史指标依然会有所局限,因此还需考察公司对未来市场机会的掌控把握能力,如研发的投入等,来判断其未来的成长性。

  根据对历史业绩和未来成长性两类共11项指标的打分和汇总,研究团队在2691家公司中先确定了130强,即在得分系统中排名最高的130 家公司。“在此基础上,我们剔除了规模最大的30 家公司,最终得到《未来100强》榜单。”张田余解释。

  为何要剔除规模最大的30 家公司?“因为我们排名的初衷是为了发掘‘潜力股’,而那些仅仅靠规模就已经可以跻身前列的公司意味着它们已经成为行业的领头羊或者独角兽,如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研究团队指出,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腾讯等公司入选130 强榜单,一定程度上也说明榜单的有效性。

  在经济的“选美”舞台上,名次已经排定。能入榜的“平均脸”到底“美”在哪儿?又都来自哪里?出自哪些行业?

  《未来100强》数据显示,排名靠前的企业在成长性、现金流、海外战略、新闻舆情等方面都表现较好,即大多具有较快速的规模增长,坚持技术研发的创新发展理念,并拥有长远的发展眼光、国际战略导向和良好的舆论口碑。

  从地域分布看,本次上榜的企业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和沿海省份。其中,长三角地区的上榜企业数量最多,达到41家,其次为珠三角地区,有25家。研究团队分析,与前两年的榜单相比,新一期上榜企业更加集中于沿海地区,特别的,上海、浙江、广东的上榜企业数量均有较大幅度增加。

  从行业看,《未来100强》上榜企业共涵盖了20多个行业,来自制造业的企业数量最多。其中,来自汽车、制药、金属与非金属等传统制造业的上榜企业数量变动幅度较小,而来自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上榜企业数量大幅增加。此外,互联网、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企业的上榜数量增幅更是超过50%。

  因此,研究团队认为,上榜企业分行业数量变化证明,越来越多的高科技企业正逐渐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驱动力,这既体现出我国科技水平的不断提升,也反映了中国经济的演进方向。

  “若从综合得分看,上榜公司的得分未必比剔除的30 家行业龙头企业得分低,只是在规模上比这些剔除企业还存在一些差距。”研究团队指出,规模上略小也意味着这些上榜企业具有更大的成长空间。

  企业的成长,从与过去榜单的比较中可略知一二。研究团队指出,榜单编制四年来,借助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中国本土企业的整体运营规模与竞争力不断提升,在许多行业已经跃居全球市场重要参与者之列。例如复星医药,四年间,该企业已从“明日之星”跃居为行业领导者,从而不再入榜。

  复星医药在四年内得以快速成长和发展的“秘诀”是什么?研究团队分析,根据主要指标,复星医药的成功主要基于创新和研发,收入来源多元化,以及业务规模的扩大。“例如,自2015年开始,复星医药的研发开支就占到了药品生产和研发部门总收入的6%。同时,公司收入不过分依赖少数产品或合约,还通过收购显著扩大业务规模,提高了营业额和市场份额,从而成为国内医药和医疗服务市场的主导机构之一。”

  除了复星医药,来自上海的民营企业,如春秋航空、吉祥航空、携程、华住酒店集团等均在几届榜单中有上佳表现。此外,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则被研究团队测评为有潜力成为全球顶级的金融机构,并为《未来100强》榜单企业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支持。

  “毫无疑问,民营企业已经成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成为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为我国市场经济发展、政府职能转变、农村富余劳动力转移、国际市场开拓等发挥了重要作用。”ACCA大中华区政策主管钱毓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