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0971496

产品中心Services

21点英国华人“国际候鸟族”漂泊中感受欢喜与哀

  中新网4月20日电 据英国《华闻周刊》消息,“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在座位上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座椅靠背和小桌板……”听到机长广播,关闭手机,阖上双眼,接下来又是一段跨国出差的旅程。

  赵楣媚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前一天的半夜才从另一个城市回到位于北京的酒店。她现在为一家英国公司工作,这已经是两年内第六次出差回中国了,随着次数增多,起初的兴奋感渐渐淡去。“一开始的时候特别兴奋,总觉得每次出差回国就可以顺便看看爸妈、会会朋友。近几次我突然感觉到了工作的压力,商务出差的时间不定,地点也在随时变化,有很多不固定因素。这种频繁的迎来送往已经让我没那么兴奋了。”

  连日的辗转和奔波已经让她晕头转向,忙中偷闲的楣媚告诉《华闻周刊》这还不是她最“崩溃”的一次。“去年我带了一批英国的团队接连不停地走了中国八个城市,平均三天一个城市,两天工作过后还要匀出一天来带老总们逛一下,体验下中国风情。频繁地坐飞机和高强度的工作一度让我很疲倦。”

  “这种居无定所,做候鸟的生活也是情非得以的。谁希望过这样的生活?带给家人的大多是不确定和牵挂。”英国新教育培训公司总经理喻春喜谈及候鸟方式对他生活的影响,“我在中国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酒店,有家没人住。英国有固定的房子,但是只能算是第二个家吧。另外,我的妻子和女儿也回国,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家。 ”

  楣媚的父母近几年也操心起了女儿的终身大事,大三时身为交换生去了美国,回国工作不到两年来英国读研究生,毕业后从纽卡斯尔又搬来了伦敦工作,她跑得快,自然很少人追上她的脚步。父母觉得她这样的“双城生活”持续下去,21点一不小心就要被“剩”下了。

  “等到以后我自己有了一份比较稳定的感情,成家立业了,这样的双城生活会逐渐减少。”楣媚是个聪颖的女生,清楚地明白自己未来的人生走向,她自认为目前投入在工作上和照料自己方面的精力比较多,不会抱着明确的目的性投入感情。

  “我的工作流动性很强,自然接触的人也会很多,交际面就会广如果出差是为了参加大型的活动,可能一晚上就会认识很多人。但是工作中认识的人大多是为了建立人脉,而我还是一个比较慢热的人,所以通过这种形式认识的人,最后能成功走在一起的可能性应该没有那么大。”

  作为英中之间搭桥连线的“中间人”,像楣媚如此般互通引荐两国精英的工作者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挑战——文化差异,就此她遇到过很多颇有趣味的经历。

  好客的中国人工作之余会邀请远方的客人一起吃吃饭,介绍几道“特色菜”。一次宴请桌上出现了精心排好的“凤爪”摆盘,楣媚笑着说道:“那些英国人看着桌上张牙舞爪的鸡爪子,就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故意摆来吓唬他们的。”

  提起“吃”文化的差异来,楣媚继续讲道:“餐桌上还有很多好玩的事儿,中国人吃饭一般先上凉菜头盘,再上热菜,最后上主食。但是对于老外来说,热菜就是主菜,他们很诧异为什么最后还会有人问要不要点主食?”

  “以往每次回国我都呼朋唤友,嚷嚷着我要回来了。每次我的爸妈都会很高兴,朋友也说想带我去各地玩,但是时间有限,有时真的没有时间见到他们。” 出差越来越频繁,楣媚感受到了一股漂泊感和无力感, “近两次的出差给我的冲击最大,我这个人特别重感情,每一次告别的时候都挺难过的。”

  “我已经有三年没有陪爸妈过年了。有一次回国待得时间比较长,走的时候妈妈就有点难受了,因为她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回来。以前我以为妈妈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比较泼辣的人,但我走的那天,我妈什么话也没有说。我能看得出来她心情特别不好,但是她还是尊重了我的选择。所以我现在有一种想法,想等到天气转暖的时候把爸妈接过来伦敦看一看,也让他们感受一下,女儿每天都是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做着怎样的工作。”

  “我不害怕双城生活,而且我知道这样的生活状态肯定还是要继续的,沟通中英是我一直以来特别想做的事,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独立的代价就是距离,有的时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她说。

  “飞机已经降落在北京机场,外面温度14摄氏度,下次路途再会!”(李晓枫)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