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0971496

产品中心Services

21点大年三十南京7000人參與全城疫情大排查沖在

  2月16日,武漢部署在全市開展為期3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要求做到“不漏一戶、不漏一人”,這一輪排查對阻斷新冠肺炎傳染源、防止疫情擴散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鮮有人知的是,在南京,早在1月24日,武漢封城的第二天,南京就啟動了這樣一場大排查。不同的是,當時的南京隻有兩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且均為輸入型感染。南京這場排查針對的是半個月來有武漢行程史的人員。

  那晚,約7000人投入這場遍及南京全城的大排查,他們中有民政人員、社工、網格員、片警、社區醫生、志願者。面對未知的病毒,面對潛在的風險,不管心中是否忐忑,家人是否擔憂,他們沒有躲閃,為南京后面阻斷疫情擴散贏回關鍵一戰。

  那個濕冷的夜晚,所有在城鄉奔跑、敲開一扇扇門、沖在風險最前面的那7000人,值得南京人說聲“謝謝”。

  1月24日是農歷大年三十。彼時的南京,全城沉浸在過年的喜慶中,在絕大部分市民看來,疫情還只是千裡之外另一座城市的不幸。

  然而那一天,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正處於高度緊張狀態,下午召開緊急會議,7個工作組負責人(后面增加到15個)全部到位,以戰時要求部署。疫情會發展到哪一步,誰都心中沒數,大家隻知道盡一切努力,把每一步做到滴水不漏。

  當務之急,就是找到所有近期到過武漢的人員,讓他們一律居家隔離,嚴禁走出家門,以防感染擴散。

  下午3點多,南京公安拿出各區近期有武漢行程史人員名單,總共11044人。

  南京是全國首個拿出有武漢行程史人員名單的城市。可以說,名單出來,風險點找到,切斷潛在傳染源,這是南京防控指揮部的首場大戰。

  決定疫情防控成敗有“四早”原則,“早診斷”和“早治療”是醫護人員的職責,而“早發現”和“早隔離”,主要依賴基層一線工作者。

  南京整個市域范圍6597平方公裡,100個街道、1241個社區,全面開展拉網式排查。要過年了,社區工作人員、網格員、社區醫衛人員,很多都已放假離開南京。留在南京的能上則上,再發動志願者。首次大排查,南京投入人員7000人左右。

  1月24日下午公安部門開始提供名單,各區比對戶籍,緊急排查。眼看就要天亮,某個區還有3人未能聯系上,區民政局局長急得掉眼淚。1月25日,大年初一,凌晨6:30,名單上的上萬人全部完成排查,匯總信息上報市指揮部。

  “工作30多年,這種事還是第一次碰到,那個晚上刻骨銘心。”除夕傍晚6點多,南京溧水區洪藍街道民政辦主任趙親貴收到一份名單,街道有7名在武漢讀書的學生,要盡快排查到位。

  趙親貴趕緊聯系,共涉及6個社區。兩個多小時后,7名學生核查清楚,並都通知到位:學生在家隔離,每人要有單獨房間,不能離開家門。

  排查情況上報區指揮部,趙親貴喘了口氣,繼續在政府值班。半夜12點多,又接到通知。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發來第二批名單,洪藍街道24名人員有近期武漢行程史,要立刻排查清楚,全部居家隔離。

  “當晚是除夕,事情緊急,顧不上老風俗,該叫人還得叫人。”趙親貴和另一位同事立刻將名單和戶籍比對,再撥通名單涉及的8個社區電話,要求把名單上人員排查清楚,每一個都要通知到位,立刻實施居家隔離。

  大年初一凌晨1點45分,青鋒村黨總支書記徐大春聽到手機鈴響,驚得從床上跳起。“不知道出什麼大事了。”接到任務的徐大春一刻不敢耽誤,電話叫醒另一位村委委員。名單上有兩名青鋒社區的人,必須在天亮前找到。

  廟東村那位,徐大春知道他家住哪。騎上電動車奔過去。房裡黑黢黢,徐大春顧不了,扯著嗓門喊。燈亮了,徐大春一喜,屋裡有人。出來的是老母親,聽說是找自己的兒子,老人慌了,“他干什麼了?這麼晚來找。”徐大春急得要命,還是耐下性子解釋,“沒啥事,他是不是去過武漢了?那地方發病了,怕傳染,我們通知他不要出門。”老人說兒子住到溧水城區去了,報了兒子的手機號碼,徐大春卻一直沒能撥通,急得又是幾通電話,請幾位相關人士多方再打電話,留短信,務必請當事人不要離開家門。

  名單上的另一位姓黃,名單上寫著戶籍是新庄,徐大春不知道他家具體地址,二話不說,又電話叫醒新庄的村支書,約好碰頭地點,去新庄找人。徐大春兩人從廟東村趕過去,三人找到黃某家,發現黃某家鎖著。不得已,叫醒鄰居,得知黃某住在洪藍集鎮上。

  三人又趕到洪藍鎮,一看時間是凌晨3點多,三人商議,這個點黃某也在睡夢中,天亮之前不會外出。鎮上的房子看上去都差不多,不如再等一會,把那一排住戶都敲開試試。三人在鎮政府等到5點多,天蒙蒙亮,動身去找黃某。敲開門,黃某大為感動,堅定表態呆在家裡自行隔離。

  “兩個人落實好了,我們才敢放下心。”這只是開始,20多天來,徐大春一天也不敢放鬆。有兩次半夜接到電話,有居民晚上發燒,嚇得他冒汗。還好,都是有驚無險。

  2月21日的南京,春陽煦暖,南京秦淮區中華門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全科醫生劉敏麗遠遠地聽到有人喊,等來人走近,劉敏麗看清了,叫自己的是開源社區三村的鄭阿姨。

  “劉醫生,你辛苦了!我們全家為你點贊!”鄭阿姨自動在1米外停住了,笑容滿面。

  這個春節,鄭阿姨一家過得不輕鬆,直到元宵節前孫子和兒媳解除隔離,一家人才安穩下來。

  大年三十下午5:40,劉敏麗一家人正在包餃子,突然接到醫院通知。上面要緊急排查近期有武漢行程史人員,醫院放假,隻有劉敏麗和另外兩位護士留守南京,院長在電話裡給三人分了工,每人負責兩個社區。劉敏麗不敢怠慢,趕緊讓愛人開車送到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到單位,居委會主任正等著,她揣上體溫槍和玻璃溫度計,穿好工作服,拎了隻口罩,跳上主任的電動車直奔居民小區。

  趕到開源社區,片警也到了。三人一起上門排查。在開源社區三村,居委會主任敲開鄭阿姨家的門。鄭阿姨家的兒媳、孫子年前到過武漢旅游。“聽說要居家隔離,一家人都很緊張。”劉敏麗說,那個時候大家還不知道新冠肺炎到底有多嚴重,她一邊安慰居民不要太緊張,一邊強調要做好防護,要求孫子、兒媳絕不能出門,兩人要在單獨房間,保持通風,勤洗手,盡量避開家人。

  跑完一家,劉敏麗趕緊跳上電動車奔向下一家。天空飄著雨,兩人不管不顧,淋著細雨往巷子裡鑽。“上面要求每隔1小時匯報進展,越快越好。名單上的每一位都要立即實施居家隔離,全部通知到位。”居委會主任騎著電動車在小巷裡七彎八拐,還一路接電話。名單上的人排查了多少,有沒有誰出現症狀,情況怎樣,上面追問得緊。劉敏麗說,當時對新冠肺炎毫無了解,一看這架勢,莫名地感到緊張。

  有兩戶住在六樓,三人小跑上樓,累得氣喘。怕天氣冷體溫槍失靈,劉敏麗把儀表夾在羽絨服裡保暖。劉敏麗負責的兩個社區,總共有14戶要排查,其中8名當天不住在秦淮區。片警再調用數據,一個一個打電話,最后14名人員全部通知到位,無論在哪,即刻起實施居家隔離。

  出發時天還沒黑,跑完最后一家,已是漆黑一片。趕在晚上十點前,劉敏麗這一隊全部排查完,數據上報。

  回到家,劉敏麗不覺輕鬆,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衛生服務中心已通知其他醫護人員歸隊上班。第二天,她要和社工、片警再次上門,一天兩次為居家隔離人員測量體溫。

  南京11個行政區加上江北新區,全部在第二天即1月25日早上6:30前,完成了名單上11404名人員的排查。其中秦淮區完成得最快,24日晚11:30之前將所有名單排查情況全部反饋到市指揮部。

  看上去,這都是普通的事,很小的事。就是每個點上的這些小事,體現著城市的治理能力。小事做到位,才有整個防控大網的牢不可破。

  江北新區長蘆街道通江集村黨總支書記張曉雲帶上社工、村醫,開著車,當晚跑了100多公裡,他們剛把7人排查情況上報完,就聽到居民迎接新年鐘聲敲響的歡呼聲。

  頂山街道金湯街社區黨總支書記王海鳴和社工敲開門,各家各戶還是滿滿過年的氛圍,有的出去打牌了,有的全家看春晚。王海鳴的突然出現,讓這些家庭對疫情感到警覺,開始重視防護。

  雨花台區小行社區服務對象近3萬人,社區工作人員隻有20個人,接到名單,社區黨委書記汪立文連夜組織網格員、樓棟長、物業樓管摸排,最終確定去過武漢的有23名,其中14名回老家過年,9名留在社區,當即居家隔離。

  這場7000人同時行動的大排查,只是開始。整個春節期間,排查對象從武漢擴大到湖北等重點地區人員,后來擴展到外省回寧人員。

  有多位社工在此期間發燒,也有社區把人員分成AB崗,以防“全軍覆沒”。幸好擔心沒有變成事實,最壞的准備沒有用上。

  進入2月,有些城市、有些地區陸續開發出人員信息登記系統,外來人員均要進入系統登記,省卻人工排查很多麻煩,但若要確保一人不漏,還需人工上門排查。

  沒有從天而降的英雄。那個陰冷的夜晚,7000名基層一線人員的恪盡職守,讓今年南京的春光更顯燦爛。(許雯斐 朱 泉 李 凱)

  南京增兩項年度議題 完善重大疫情防控體制2月27日,南京市十六屆人大常委會第21次會議召開。這是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召開的第二次常委會會議。此次會議為期隻有1天,但內容卻很豐富,…【詳細】

  江蘇快遞業務量接近去年同期 末端投遞壓力大3月1日,南京郵區中心局物流倉的數據顯示,2月中旬以來每日處理郵件達150萬件(袋),與去年“雙11”持平,目前還有增長趨勢。江蘇郵政管理局…【詳細】

  江蘇成立農民工返崗復工服務保障工作協調小組2月28日,省人社廳牽頭組織公安、交通、衛生健康、鐵路等部門召開全省農民工返崗復工“點對點”服務保障工作會議,進一步推進農民工有序返崗復工。…【詳細】